谈谈新闻摄影报道的策划(上)
2019-07-12 22:31 来源:未知
谈谈新闻摄影报道的策划(上)
阳江日报

  编者按:在新形势下如何进一步把报纸办得生动活泼,吸引读者的眼球?加强新闻摄影报道的策划是强有力的手段之一。本文作者以切身的体会,从“新闻竞争要求摄影报道必须策划”、“策划的原则”、“策划的种类”、“策划的层次”和“实施策划的保证”等方面,条分缕析,有理有据地阐述了新闻摄影报道策划的重要性以及如何策划。此文很有内容,因篇幅较长,本刊分两次刊出。

  其一,受众对于新闻信息已从“量”的需求转向了“质”的需求。也就是说,新闻媒体的丰富使得受众获知的信息量从匮乏转为足够多甚至饱和、过量。社会学家已经发现,在企业管理者及一些媒体工作者中出现了“信息焦虑症”———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反而变得无所适从。这表明:人们并不缺少信息,而是缺少对信息的分类整理;人们并不在乎得到多少信息,而是在乎得到多少有效的信息。新闻报道仅仅以“多”取胜、以“快”取胜,显然已经过时。新闻报道必须通过精心的策划,为受众提供质量上乘的新闻大餐。

  其二,同类以及不同类媒体之间的交叉竞争,使得新闻资源的垄断不再可能,独家新闻难觅。在这种资源共享的情况下,如何去打破“千人一面”的局面,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如何保证重大新闻事件的成功报道?如何在内容和形式上进行创新?如何精心编排版面,吸引读者,增强传播的效果?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有针对性的策划来解决。

  近几年报纸运用新闻图片,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重视。许多报纸把有分量的新闻图片放在一版的显要位置,有的甚至做成封面式的头版。以新闻摄影专题为内容的摄影专版就像雨后春笋,出现在各个报刊上。但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就是将“图文并重”简单地理解为各版都有图片,定期出摄影专版,盲目追求图片数量多、版面大,而没有重视其内容是否具有新闻性和信息量,没有重视其作为独立报道新闻、传递信息的作用,因此,没有很好地发挥新闻摄影本身所应有的特点。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把落实“图文并重,两翼齐飞”的重担,过多地压在了摄影记者身上,把“两翼齐飞”的其中一翼只强调在摄影记者的个体劳动的层面上,而没有强调策划的作用;简单地去看摄影记者有没有拍到好照片,编辑有没有安排好版面,而没有进一步去追究为什么没拍到好照片,为什么没安排好版面这个深层次的问题。

  通过近几年的实践,我们认识到,对具有较大社会意义的新闻题材进行精心谋划,对所拍摄的内容、步骤、途径等进行精心的组织和安排,就能客观、准确、深刻地进行摄影报道,充分凸现其新闻价值,能将摄影记者和编辑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与广大读者的需求结合起来,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并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

  这就是先天适合策划的题材。比如香港回归、澳门回归等关系到历史进程的重大新闻事件,本身就包含了、经济、文化、历史、民俗等丰富多彩的内容,如果没有与之对应的多方位多角度的策划,反而是不可能做好这一类新闻报道的。再比如新千年、春节、国庆节、建党80周年等富有特殊意义的节庆日,它们在时空长河里是一个承上启下、联系过去及未来的时间点,两头连接着丰富的内容,同样可以用来进行一些“大制作”。

  比如’98抗洪报道,当洪水警报发出时,意味着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洪灾的开始,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洪灾将继续发展,救灾也将一并展开。那么,这又是一个新闻报道的大好时机,在洪灾与救灾共同发展变化的过程中,肯定有大量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事迹涌现,有充分的策划资源。

  比如梁文祥卧底吸毒群的报道,由报道吸毒者,引起关于戒毒、禁毒、社会治安的报道与思考,最后成为广州市彻底整治火车站及周边地区的导火线。可以说,拍摄吸毒者,梁文祥并不是第一个,但这一次报道在精心的策划下逐渐扩展,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

  新闻摄影有自身的特性,新闻摄影报道的策划必须能够充分发挥摄影的长处———视觉冲击力。所以,考虑策划题材的原则要具备镜头感,即能以视觉形象表达新闻题材的内涵与外延。所谓镜头感有三个衡量标准:一是新闻主体能够被画面展现,即是否有东西可拍,特别是人物的内心世界;二是新闻背景及其环境能够被画面展现,即是否可以清楚交代新闻现场周围的状态;三是新闻场面具备较强的冲击力,即是否可以通过画面构图和瞬间新闻形象共同形成使人共鸣的。南方日报在进行新闻报道策划时,常常考虑的是,这一报道是适合文字记者还是摄影记者,或者是需要文字记者与摄影记者合作。

  任何策划都是从新闻事实生发开去的,新闻事实不能被策划,新闻报道却需要精心的策划。尊重新闻事实,由事实本身出发,摄影记者与编辑围绕事实进行思考,将自身的认知能力、知识含量与事实的“含金量”相结合,才能撞击出优秀的新闻报道。这就要求我们在策划时,在尊重新闻事实的前提下,注意充分发挥摄影记者与编辑的主观能动性。

  新闻报道的策划不是炒作,不是盲目地追求轰动效应。我们的策划是为了更好地进行新闻报道,更好地引导。因此,在进行策划时,我们要时刻注意新闻报道进行的方向,要以最终是否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作为衡量策划是否成功的标尺。比如梁文祥卧底拍摄吸毒者的报道,本身是一个负面的题材,可能吃力不讨好。但经过我们的精心策划,这个报道一开始推出就锁定了治理挽救的最终目标,以报纸、电视、影展、书籍等各种形式进行戒毒、禁毒宣传,向人们传播“珍惜生命,远离毒品”的观念,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首先,我们要找切入点。澳门回归祖国之际,究竟广大读者想通过我们的报道了解什么呢?切入点应该从读者的视角去观察澳门,通过了解其历史背景、架构、经济状况、文化结构、社会情况等,从中发现回归前后过渡时期澳门的变化。特别是人们在精神面貌上的变化,要以人为本,关注人的生活、人的命运,在人与社会、经济、自然的关系中体现出人文精神。因此,选题和内容就定位在“故事”的形式下包装,围绕回归这一主题,从知名人士、司警人员、职业女性、守法商人到从事各行各业的普通百姓之间展开。由于转换了视角,开阔了眼界,使记者感到澳门的确是个“小城故事多”的地方,有大量的选题可拍可写。

  推出题为《澳门回归篇———澳门故事》的专题摄影报道,历时半个月。见报内容包括:澳门水警、修建移交大典场馆的澳门商人、澳航空姐等18个专题、264幅图片、2篇文字,共16个版,组成了完整的大型系列摄影报道。

  ②难点题材的策划。难点题材是指对新闻报道来说存在困难或阻碍的题材,这一类题材往往以批评报道居多。如何巧妙地获取报道所需的信息,如何克服困难刊发报道,又如何使报道最后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这的确需要周详的安排和思考。所以,难点题材的策划,主要在于寻找报道的突破口。

  2001年3月,南方日报及系列报关于汕尾“土葬收费每穴3万元”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记者在海丰采访时听说汕尾经济开发区遮浪街道办事处为土葬大开“绿灯”,便赶到遮浪下属的施公寮村调查,发现在村民交土葬费领回的收据上,赫然盖着遮浪财务所的公章,收据亦为广东省收款专用收据。记者来到遮浪街道办事处深入采访,该街道办的负责人却矢口否认有出卖土葬“指标”行为,反而大谈特谈殡葬改革的成绩。记者表示对他们的成绩很感兴趣,希望能找些相关材料来看看,负责人突然为难起来,让记者等一等。记者只好“声东击西”,说要到下面村子里走一走,让农民谈一谈当地殡改方面的“成绩”。负责人急了,打了一个电线分钟后,材料就送来了。记者以一个借口支开了来人,从文件堆中找到了遮浪街道办在1998年9月13日制定的“土政策”———《遮浪街道殡改有关具体规定》,当中一条写道:“土葬收费每穴收3万……”并将其拍摄下来。我们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即对报道的利弊进行分析、策划,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并安排版面,对事态的发展准备深入报道。报道发在南方日报的《焦点新闻》版后,引起当地市政府的重视,马上召开会议,要求有关人员迅速整改,并将有关整改意见传真给报社。

  热点问题是全社会都关心的问题,热点题材是所有媒体都关注的题材,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热点题材的策划是最能“考”策划功夫的。既然所有竞争者面对的都是同样的新闻素材,那么,如何做出富有特色、别出心裁的报道就是策划的重点。

  2000年元旦是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我们决定以100个版推出《新千年特刊》,分派给摄影部4个摄影专版的任务,主题也给他们定好了,以这4个版来完成对20世纪的回顾。当时,各家报社都在筹备类似的《新千年特刊》,特刊里,回顾过去的一个世纪也都是一道必上的“菜”。20世纪发生的事,谁也不会多出一件来。那么,怎样把这道菜炒得有点自己的特色呢?经过策划,把回顾的思路确定为:有意识避开那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历史大事,因为这肯定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最有可能采用的内容;相反地,以一些并未出现在历史大事记中,但又十分有意思的事件作为回顾的内容,在每一幅旧照片的旁边,都以短小精悍的评语将当时的情况与现在的情况进行类比,使读者不但了解一些不为人知的有趣故事,还能从对历史的玩味中得到启迪。这四个摄影专版的名字就叫《20世纪的另一张脸》。这样的策划与编排,就显得独具一格,做出了自己的特色。

  突发事件是新闻报道中常常面对的一种报道题材,由于它发生得突然,所以我们往往不能在一种有准备的情况下从容应战。但当突发事件发生之后,我们还是有机会针对该事件的特点,预测它的发展,通过策划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报道。

  2000年广东江门一烟花厂大爆炸(见下图),南方日报闻风而动,速派记者前往采访,并嘱要做好预测和策划。在急迫情况下,记者迅速形成了一个报道方案:拍摄灾难现场实况、采访目击者、探查事故原因,并结合相关类似的事故资料进行报道。这样,既做到第一时间抢到新闻,又能挖掘出新闻背后更深层次的东西。

  就新闻报道题材本身所具备的“先天条件”来看,重大题材蕴藏着重要而丰富的新闻报道内容,是每一个记者所盼望抓住的题材。突发事件由于在时效性上的优势,又自然而然地为新闻报道提供了起跳点,也是每一个记者所喜欢报道的题材。然而,记者大部分时间面对的是日常新闻,也就是常态新闻。这一类新闻以社会新闻居多,它们往往是相对平淡、相对静止、相对孤立的,不像重大新闻和突发事件那样具有让人“一见钟情”的魅力。这一类新闻,更加需要记者与编辑主动地策划,主动地思考,从平淡中挖掘出精彩,从静止中演变出运动,从孤立中衍生出联系。

  2001年5月南方日报和南方都市报推出的《解救湖北黄梅乞买童》系列报道,从5月7日到14日,刊发图文报道共7个版,引起广东、湖北两地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还被上海、北京等地的媒体转载,老百姓反响强烈。这一报道,就是日常新闻的成功策划。开始,当记者了解到广州火车站有一群湖北黄梅籍的小孩经常纠缠旅客乞买物品时,广州一些媒体已经对此事做了报道。新闻报道最忌讳的就是雷同。怎么办?我们的记者马上想到,仅仅报道这样一个现象是远远不够的,应该透过现象探寻这一问题的根源。于是,记者迅速将这一事件的书面材料送到了湖北省主管公安与民政的省委的手中,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并亲笔批示督办函,责成湖北省公安厅与民政厅共同解决此事。这就促成了湖北警方千里赴穗,鄂穗警方联合抓黑手、救儿童的大行动。与广州的同行相比,我们已经成功地策划出了一个独家新闻。但我们的记者并没有满足于此,一方面积极配合警方行动,做好跟踪报道,另一方面又在寻找第二个新闻点。他们决定跟随这群湖北孩子回到家乡,去他们离开的地方寻找问题的根源。此时,湖北、广东两地主要媒体都在对此事进行跟踪报道,记者又借这股热潮策划了第三个新闻点,将乞买童一事与类似的非法雇用童工的案例联系起来,采访了法律专家和社会学家,从法律和社会学角度对非法雇用童工这一问题进行了剖析,使乞买童这一单纯的新闻事件扩展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话题。